對於迷信的行為,刻板中都認為是女人一種與生俱來的天份、一種不知亦能行的行為。住在鄉下的姑姑婆婆們,對於農民曆中所有提到的吉與凶、剋與沖,其倒背如流得程度不亞於專心準備大學聯考的莘莘學子。

屬虎的我,從小就被視為不吉利,是爺爺不疼、奶奶不愛、姑姑不理、舅舅不採的那種不幸小孩,不但小時候無法當花童,長大也無法當伴娘,爺爺奶奶入殮時,還無法瞻仰儀容;總之,婚喪喜慶都沒有我的份,活生生的被姑姑婆婆們剝奪了這些天賦人權,就因為我屬虎。相反的,屬龍的弟弟竟可以大剌剌的成為任何場合的貴賓,不是因為他的性別,而是因為他的生肖。

貴婦奈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9) 人氣()